Libra,DCEP格局之争—从货币主权到数据主权的全面竞争



  • 2019年11月5日,EOS原力创始人孤矢在杭州 B-LABS 联合创业空间参加数字经济时代下的区块链动能论坛主题活动。

    本届论坛由B-LABS、OK集团和嘉楠耘智共同发起,并联合浙江省金融科技协会、杭州市区块链应用专委会、中国区块链产业促进联盟、浙江大学区块链协会和中信出版社一同举办,是“区块链赋能数字经济”大话题下的先导论坛

    在论坛活动上,孤矢发表了《Libra,DCEP格局之争—从货币主权到数据主权的全面竞争》主题演讲。他表示,作为区块链开发团队,更愿意在争夺数据主权上发力,和传统企业积极沟通,大力拥抱产业,找到那些“非区块链不可”的应用。

    主要内容为以下几点

    一、Libra大概率无法做成
    二、数据主权之争
    三、区块链技术标准之争
    四、区块链应用初露锋芒
    五、区块链是一个新的时代
    六、结语

    以下为孤矢演讲实录。

    《Libra,DCEP格局之争—从货币主权到数据主权的全面竞争》

    大家好!其实我们是一个社区开发团队,关于讲DCEP和Libra的事情,应该说是轮不到我们来讲,我大概稍微说说。

    我的标题是《Libra,DCEP格局之争—从货币主权到数据主权的全面竞争》。说实话,货币主权这个事情,传统的社区在讲的时候,加密社区还是有一种理想主义,说我们自由主义的货币无国界的类型,但是我认为货币主权这个事情其实还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那么,我们作为区块链的开发团队,更在乎的是第二件事情,就是数据主权。
    11081.jpg
    Libra大概率无法做成

    Libra是Facebook做的,其实不用DCEP出来,我们区块链的从业者,作为开发团队或者作为公有链的开发团队,我们也认为它大概率做不出来,因为其实我们所讲的全面的区块链或者说WEB3的时代,是一个应用和数据分离的时代,也就是说,即使你用微信,你的用户数据其实是跑在你自己这儿的,就是微信是用不了你的社区关系去卖广告给你的,这是我们的理解。

    所以,我们并不认为Libra在这件事情上有多少的优势。我们也大概看了一下DCEP,它底层用的不是区块链技术,但是符合区块链精神,你要一个字符串,那么我就给你,这些开发者就可以用起来。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设定,叫做“不预设技术”,这是什么意思?就是你可以用互联网的技术,也可以用区块链的技术,数字人民币都可以用,下面商业机构的使用都可以。但是其实不预设,问题就来了,那么什么技术可以让你证明你是你呢?其实只有区块链。就是说互联网技术在自己证明是自己这块上是很难做到的。

    怎么说?Libra有自己的一系列问题,它有很多是不符合监管要求的,碰到的监管问题就甩给了下面所谓的做事商或者承兑商,把反洗钱的事情推给了下面的部门。但是,DCEP是一个监管非常强的东西。
    11082.jpg
    数据主权之争

    我大概讲一下我们擅长的部分,就在于数据主权之争

    大家都知道,为什么区块链讲话以后,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以后都没有区块链这么火,为什么它的高度要超过以往?是因为整个互联网在中国20年的发展,其实你想象BAT是什么样的公司?是海外上市的公司,用户的数据不在用户身上。

    国内的中小企业为什么搞人工智能搞不起来,搞大数据搞不起来,为什么A股的公司在这里面全部装不进去,其实这种中心化的数据公司是越来越强的,你产生垄断以后,根本不可能有新的团队产生,比如说小的团队想围绕用户的需求做创新,这非常之难。我在此之前做的事情就是在阿里生态下做了一个跨境的供应链平台,但其实很无趣,因为我是要跟着阿里去做的,这是以往的商业模式。所以,我当时从行业离开,跳到区块链,就是因为我觉得实际上玩法不应该是这样的,因此就跳到了区块链行业。

    大家知道,今天讲消费互联网其实已经差不多成定局了,就是BAT对一个新的公司,行业里新的竞争对手来说,它的打击已经不是以前的纯粹海量打击。比如说拼多多,它已经很努力,但是阿里把整个物流体系买了以后,拼多多的物流成本是降不下来,所以不可能和大平台竞争。

    区块链有一个什么好处呢?即使这个行业有一个区块链,数据其实是归属它的用户的,实际上没有人可以拿着用户的数据去和别人谈判。

    比如说很典型的,之前的顺丰和阿里的争议,实际上双方都认为用户的数据是自己的,但我觉得其实在我们比较理想化里,我们会认为在未来,你的数据和你所使用的应用是分离的,今天如果你觉得微信不好用,删掉就可以了,可以用B信或者C信,你依然可以和微信好友沟通,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情况。而且好在刚才也讲到说可以在各行各业用,所以大家的热情会比较高。
    11083.jpg
    因此,我认为很多区块链从业者或者说传统的互联网从业者,如果你把它简单地理解为一个风口,那么你会错过下一个20年,因为它绝不是这么简单。

    最终,它做到的一个终极事情就是组织效率的竞争,狭义的区块链,单纯从区块链上来讲,它就是一个安全的数字结构,你可以理解为“区块+链”。

    一份合同里每一页就是区块,链就是那个骑缝章。在广义的区块链里,把它上升为共识机制等等,这些是从哪里出来的?不是从区块链里出来的,是从比特币里出来的,你会发现纯粹的一个区块链就是一个数据结构。所以说,我们对于这个事情的理解,是说我们关注什么事情?我们关注以前在公有链的开发环境下,所有的数据是公开的,但是其实具体在一个产业的运用里,包括以前互联网公司进不到产业里的原因是,它还是在消费领域这样的打法,说我有一个云,你们把数据上传上去,无论他和传统企业怎么去有,但是它没有信用。不过为什么现在大家讲区块链愿意做呢?因为区块链有信用。

    区块链技术标准之争

    我再讲一个比较实际的东西,就是区块链的技术标准之争。当然,在联盟链的情况下会有很多。那么,技术标准之争具体在哪些方面呢?

    第一,虚拟机。它就是一个智能合约运行的环境,说实话,这个竞争国内是相对落后的。大家知道在公有链里,其实第三方的开发者是非常多的,大家以前所使用的虚拟机是以太坊的EVM,但是它是非常老旧,不是针对区块链设计的虚拟机。

    但是出现了另外一家公司,它的重心就是在做虚拟机,是专门针对于区块链设计的虚拟机。大家知道很多技术标准并不是说由谁制定的或者说补贴出来的一个生态,只是说这套技术非常好,开发者非常愿意用,围绕它的开发工具非常多,它才会成为一个技术标准,所以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个技术标准,就是虚拟机。

    第二,账本结构。如果你把区块链单纯理解为一个账本的话,那么账本结构由谁定呢?我们看到有一个团队在做这件事情。

    第三,跨链机制。A联盟和B联盟之间需要怎样的机制,这也是要研究的标准。

    无论你用Libra也好,用阿里的也好,所有的开发者都回归不了以上的这些问题,就是主流的技术标准是如何定出来的。

    我们是国内少数成建制的团队在开发公有链,以前中国人参与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开发都是一个人,甚至在以前公有链的开发团队里,都是个人开发者的协作。但是我们认为中心化在任务分配效率上来说更高,所以我们是第一个成建制的在做开发公有链。
    11084.jpg
    区块链应用初露锋芒

    区块链技术在一些行业中已经得到了应用。

    第一,医疗数据与应用隔离。原先的区块链技术像水,水趋向于往无监管的方向走,但是它一旦落地,就非常难。因此,大家会往原生的区块链应用走,但是你会看到大量的问题,会给公众带来不好的印象,说区块链是不是只能做这些事情。

    包括在习大大讲话之前,其实在加密经济领域,大家觉得它是一个典型的熊市下行的阶段,其实我们和无论是杭州还是世界各地的区块链开发者都沟通过,第一,公有链上的应用是非常之少的,都是围绕着投机、黄赌毒来的。但是在联盟链上的应用,实际上很多团队和银行或者和有title的单位合作的开发都是不赚钱的,甚至是趋于免费的。

    所以说,它为什么给你做了这个东西,你不给钱?因为在以前,由于区块链的公众印象没有那么好,因为它是一个非常底层的技术,所以很多人无法理解,因此他认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虚拟货币是一起的,我不用你,我觉得你就是没有信用。如果这样做的话,你做给我看,但是我也不给你钱。

    甚至大类的,比如说在公有链金融、医疗领域,谁都可以设想一个很简单的答案告诉他这个行业应该是这样做,但是其实当你真正深入到产业里去的时候,产业也在发生变化。比如说,经过过去20年互联网的重组,比如说整个生产环节从原来以产定销到后面以销定产这些事情都重塑过了,所以如果按照以前的经验去做这个事情就非常难。

    我刚才讲了,医疗数据与美妆供应链这两个事情是我从业这么多年来,我见到有人真实愿意付费去买的服务。

    这是我大概上周的时候,我和我社区的人在聊,他在做什么事情呢?以前互联网公司跑到医院说要做大数据平台,你把你的数据放上来,我给你做大数据分析,没有一个医院愿意,因为国家法律规定医院的数据不能往外传。

    但是他做了一件什么事情?我提供一个有隐私的数据环境,你的数据放上来,我的程序放上来,我给你一个结果,你的数据我就没有碰过,我可以证明我没有碰过你的数据。这对于从一线医院把宝贵的医疗资源向十八线的医院去投放有效医疗资源的时候,这是非常有效的,所以这是我第一个见到的愿意为区块链付费的,而且说实话,这非区块链不可,我们非常愿意找到这样的应用—非区块链不可。我们自己原生的区块链开发团队,我们擅长的部分都是提供底层的这些东西。

    第二,美妆供应链溯源。以前的溯源其实都是假溯源,中间你贴了一个码,人家把码撕掉,贴上自己的码,然后假货也变成真货了。

    第三,EOSC链上预算系统,其实就是原生的区块链应用。区块链上的激励机制都给了持币的用户或者挖矿的用户,但是我要钱怎么办?我们做了一个链上的预算系统,区块奖励大概有30%会进到预算系统里去,大家都能够看到,这个预算系统是由这个节点选择出来的一些委员会来负责的,就是说大家都可以向预算系统申请,整个过程是公开透明上链的。所以说,围绕着这个系统,我们团队在社区里的重要性在急剧下降,因为别的团队也可以来做这个事情。

    以上三个应用,一个是原生的,就是链上治理的东西,另外两个真的是这么多年愿意付费来让你解决问题的区块链应用。
    11085.jpg
    区块链是一个新的时代

    我重新说一下刚才说的问题,区块链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风口,或者说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转换,它是一个新的时代

    从生产关系上来讲,它会极致重构到什么程度呢?就像原子和原子的关系一样,它会把生产效率或者协作关系推向一个非常极致的地步。

    第二,以往我们看到BAT垄断下、数据垄断下的问题,导致中小企业无法创新,它在体系内不停提高它的税收比例。那么,未来会出现一个数据与应用分离的超级大数据社会,就是说大家的数据可以打通,但是数据拥有权归你。以往任何一个靠流量的路径依赖,又靠用户数据生存的企业来说,它会很艰难。

    第三,全新的可编程经济。以前加密货币里,无论是比特币还是说美元发行的USPD,它们的信用是没有那么足的,但是DCEP的信用非常足,由央行担保,所以波动性没有那么高。可编程是什么意思?如果你认为是一个账目,那么日常生活中用到签字、盖章的地方都需要区块链。

    第四,监管前置的自由市场经济。以往对于统计局来说,它的统计数字是非常滞后的,监管是要跟着市场变化去走,但是无论是各地政府还是传统的可编程经济里,把这些大数据打通的话,对于监管来说,它确实可以从政务体系直接穿透到经济体系里去,所以它第一次实现了它对市场的敏锐感知会赶上甚至超过一般的小型公司,因为它对于政府的组织效率也是一种非常极致的重塑。

    有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们有一个核心开发者写代码非常厉害,他有一个困惑,说我们天天做这个玩意儿能够干什么呢?但是他后来为什么坚定的觉得这个行业不错,是因为有一次他去办社保,他说什么“最多跑一次”,我跑五六次都没有解决问题,如果政府把这套东西都用上的话,确实可以解决我一次都不用跑的问题。我看人民日报或者说习大大讲话,好像挺懂的,“最多跑一次”。

    结语

    以上是我今天大概要讲的内容,我希望大家:区块链作为一个非常底层的技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理解的,比如说你今天用互联网,你不知道什么叫HTTPS。但是其实你要知道,它接下来带来的变革或者说这个工具有什么用,然后你再配合原有产业里的问题去解决。

    我再说一遍,区块链开发团队在这场竞争里的优势其实没有那么明显,为什么?因为我只是发明了一个锤子,但是我根本不知道钉子要什么样的锤子,所以我们也是在拥抱产业,和传统企业去聊。你会发现,政府的人也理解的很快?因为一个数据库的底层,往上面走的话,你刚才讲的共识激励等一套东西,和你传统管理中用的东西差不多。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把它简单地当作一个风口去看,这是一个长跑,大家要去研究、使用它。

    谢谢大家!


Log in to reply